厦门地区:水泥、沙子、砂石、红土配送电话:138-0607-5227,林师傅(装修垃圾处理)。房屋设计装修 (设计预约:0592-515-3838)提供免费设计!

唐朝名将王孝杰_曾经靠脸救了自己一命_这是怎么回事呢?

历史 王利民

大家好,说起王孝杰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高宗咸亨元年(670),唐朝西部边境的局势极度恶化,吐蕃在彻底控制青海牧场(吐谷浑故地)后,拥有了西可染指西域,东可争夺陇右,北可控扼河西走廊的战略十字路口。 当年4月,论钦陵飞渡白雪皑皑的昆仑山,

  大家好,说起王孝杰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高宗咸亨元年(670),唐朝西部边境的局势极度恶化,吐蕃在彻底控制青海牧场(吐谷浑故地)后,拥有了西可染指西域,东可争夺陇右,北可控扼河西走廊的战略十字路口。

  当年4月,论钦陵飞渡白雪皑皑的昆仑山,打了西域唐军一个措手不及。蕃军连克十八州、龟兹拔换城(新疆阿克苏),逼唐庭罢安西四镇(龟兹、于阗、焉耆、疏勒),撤安西都护府至天山北麓的西州(吐鲁番)。

  为夺回战略主动权,8月薛仁贵领数万唐军兵入青海,但论钦陵以倾国之兵,在大非川围歼了远征的唐军,薛仁贵仅以身免。

  随后,唐蕃在河、陇、安西三个战略方向,连续爆发军事冲突,重要节点多次易手。

  676年(高宗仪凤元年)吐蕃突发异动,在河西领兵的论钦陵撤军而去,督军攻打安西的大相赞悉若南返回朝。

  蕃军的异动让唐朝迷惑不解,经一年多探查后发现,源于吐蕃赞普芒松芒赞盛年猝亡。

  吐蕃赞普的早逝,导致象雄等地叛乱爆发,赞悉若兄弟不得不舍弃交战,归国弹压。

  唐庭以此为良机,决定趁吐蕃内乱,出兵收复吐谷浑,18万唐军再入青海。

image.png

  一、惨败被俘

  678年(仪凤三年)七月,唐军在龙支(青海乐都南)与吐蕃军队相遇。

  唐军前锋在刘审礼、王孝杰率领下,连续突破蕃军阻滞。两胜后,蕃军远遁数百里,唐军追击行至大非川。

  连胜之下,刘审礼督军加快前进速度,却不知恰恰中了论钦陵的诱敌之计。

  一万唐军先锋并不知道,二十万蕃军已在前方设伏,另有十万蕃军在左右随行,随时准备打援。

  等唐军深入青海腹地后,蕃军亮出了獠牙,将刘审礼所部团团围住,四面攻杀。

  唐军前锋凭装备优势多次组织突围,但均被蕃军挡住。无奈之余,刘审礼只能派人向唐军主帅求援。

  而此时,唐军主帅李敬玄坐拥十万之众,却迟迟不敢发兵救援。

  这位身负重任的李敬玄,从未有过领兵出征的履历,但政敌刘仁轨却故意挖坑让他跳。当唐庭动议再征青海时,身为前线指挥官的他(洮河道行军镇守大使),不断上奏备言,“镇守河西,非李敬玄不可。”

  李敬玄当然知道自己的斤两,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但高宗李治却因为他掌控吏部选官日久,门生故吏遍布,而希望让他脱离政治核心。

  当李治冷冷的说道:“如果需要朕去,朕就会主动前往,卿不得推辞。”

  李敬玄心知无可推卸,只能挥泪出征。

  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李敬玄,得知前锋被蕃军团团围住后,被论钦陵的疑兵手段迷惑,怯懦畏战,首鼠不进。

  9月,孤立无援的唐军前锋折损殆尽,主官刘审礼、副将王孝杰被俘。得知消息的李敬玄大惊,抛弃辎重一路溃逃(“辎重弃于路旁,绵延千里”),唐朝第二次对青海的远征,再次以惨败告终。

  吐蕃对被俘的唐军可从来没什么好脸色,主将刘审礼就因为受伤未得到有效治疗,没几天就死了。

  按道理说,同样做了俘虏的王孝杰,前途也无比黑暗,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做个奴隶,干活干到死。

  但一个神奇的转机出现,这就是长相的技术含量了。

  据说,王孝杰长得与刚去世不久的赞普芒松芒赞异常相似,吐蕃将士看到他都懵圈了,以为发生了某种神异事件。

  不但马上安排人治伤,还专门找了个干净帐篷,好吃好喝养着他。

  蕃将觉得营里,有这么个吹不得打不得的“豆腐”,实在不好处理,关着王孝杰的帐篷,都快成士兵的“朝圣地”了,便把他送去吐蕃,请赞普圣意定夺。

  时任吐蕃赞普赤都松赞尚在年幼,见到王孝杰后感觉确与亡父相似,对他礼貌有加。

  就这么着,长得很有技术含量的王孝杰,不但没受什么罪,还被吐蕃毫发无损的放了回来。

  《旧唐书·王孝杰列传》“仪凤中,孝杰以副总管战大非川,为虏执,赞普见之,曰‘貌类吾父’,厚加敬礼,由是免死,寻得归。”

image.png

  二、从没落到巅峰

  王孝杰的命运转折,在唐蕃对峙的大环境里,不过是朵小浪花。当时比他有名的唐将还有不少,武则天可能都懒得在他身上费心思。

  但从吐蕃“鬼门关”边走一遭的经历,却是个宝贵的财富,为王孝杰崛起奠定了基础。

  高宗武后时期,唐蕃在西域(安西地区)的博弈愈演愈烈,受制于南疆大漠绿洲的地形,后勤补给都极度承压。在兵力投送困难重重的状态下,两军都打得十分挣扎。

  某种程度上说,决定战争态势的既不是唐军,也不是蕃军,而是安西地区的土著势力。

  于是,在670(咸亨元年)至692年(长寿元年)的22年中,四镇六度易手,每一次都伴随着对土著势力的拉拢和打击。

  670年,吐蕃联合弓月、疏勒等部,连克西域十八州,逼唐朝撤四镇建制。

  675年(上元二年),于阗王倒向唐朝,安西重归唐朝控制。

  678年(仪凤三年)九月,李敬玄在青海惨败,王孝杰被俘,吐蕃“西又攻陷龟兹、疏勒等四镇”。

  679年(调露元年)七月,裴行俭擒叛唐自立的西突厥首领阿史那·都支,西州都督崔知辩趁机再收四镇。

  686年(垂拱二年)十一月,武则天以“务在仁不在广,务在养不在杀,将以息边鄙,休甲兵,行乎三皇五帝之事者也”为由,“拔”四镇,镇军全部撤回西州,四镇再度易手。

image.png

  西域唐军的管理结构

  但很快,吐蕃就用军事行动证明,“拔”四镇是个蠢主意。

  被唐朝给予厚望的西域酋长,在四镇军撤出后,迅速倒向吐蕃,有些干脆成了带路党。

  蕃军毫不费力的便在安西站稳了脚跟,并沿着沙漠东缘一路向东,连克重镇播仙镇(今且末)和若羌,兵锋直指沙州(敦煌)。

  《全唐文》:“(吐蕃)大入西域。焉耆以西。所在城堡。无不降下。遂长驱而东。踰高昌壁。历车师庭。侵常乐界。当莫贺延碛。以临我炖煌。”

  吐蕃兵犯沙州,直接威胁到北疆伊、西、庭三州与河西走廊的联系,这个宏伟的战略意图,在安史之乱后被吐蕃成功实施,整个西域唐军成了瓮中之鳖。

  但此时,唐朝还不是遭受安史之乱后,那种躺地上装死的状态,被触动了神经的武则天,马上便着手实施了反击。

  兰州刺史宋师将出兵收复焉耆,是武则天的第一个尝试。此战之中,蕃军“一夜而走,我师追蹑,至于焉耆”的态势,似乎给了武则天信心。

  689年(永昌元年)5月,韦待价受命为安息道行军大总管,统领三十六总管出兵征讨吐蕃。

  是年7月,韦待价在寅识迦河(新疆伊宁西南)惨败于论钦陵之手,恰逢天降大雪,唐军在旷野上冻饿交困,伤亡甚众。

  但武则天是个性格强悍的老娘们,敢惹她的人不死也得扒层皮。

  寅识迦河之败的次年(天授元年)六月,宰相岑长倩拜武威道行军大总管,再次发动了远征。

  但由于岑长倩反对立武承嗣为皇太子,政治不正确,还没走到前线,便被污蔑谋反召回长安,这次“中道退还”的征伐无果而终。

  长寿元年(692年),吐蕃国内爆发动乱,大酋长曷苏师、昝捶先后率部落出走,吐谷浑也有万余部归唐。

  边境地区的骚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力量对比,西州都督(吐鲁番)唐休璟敏锐的察觉了变化,立刻请求趁机收复四镇。

  长寿元年(692年),王孝杰因与吐蕃有过一番“香火情缘”,被武则天任命为武威道行军大总管,领十八万唐军再入西域。

  这一次,唐军取得了巨大胜利,一举收复龟兹、疏勒、于阗、碎叶四镇。

  两年后(延载元年,694年)吐蕃卷土重来,王孝杰又在大岭、冷泉重创吐蕃大将勃伦赞刃(论钦陵五弟)和西突厥阿史那·俀子的六万联军。蕃军溃逃中,钦陵四弟悉多于(噶尔·达古日耸)没于粟特人之手。

唐朝名将王孝杰_曾经靠脸救了自己一命_这是怎么回事呢?http://117228.com/news/LS/22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