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地区:水泥、沙子、砂石、红土配送电话:138-0607-5227,林师傅(装修垃圾处理)。房屋设计装修 (设计预约:0592-515-3838)提供免费设计!

乔四玩死聂磊老婆周新萍是真的吗?青岛黑社会聂磊死刑现场

历史 nanhuawang

导读:乔四与聂磊都是势力庞大的黑社会团伙头目,1991年乔四被死刑处决,传闻乔四玩死了聂磊老婆周新萍,聂磊团伙的保护伞则复杂得多,聂磊的高明之处在于笼络了许多直接参与办案的人员,诸多警官与聂磊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无论聂磊曾经犯下多少罪恶,无论他

        导读:乔四与聂磊都是势力庞大的黑社会团伙头目,1991年乔四被死刑处决,传闻乔四玩死了聂磊老婆周新萍,聂磊团伙的保护伞则复杂得多,聂磊的高明之处在于笼络了许多直接参与办案的人员,诸多警官与聂磊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无论聂磊曾经犯下多少罪恶,无论他最后的结局怎样,却是谁都不能否认,他活着的时候,就已成为了传奇。 

         乔四玩聂磊老婆周新萍

        据间坊传闻,聂磊老婆周新萍据传与一名叫朱某的男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2009年4月7日聂磊指使手下将朱某带到昌乐路某茶楼,将朱某面部打伤。但后来聂磊感觉朱某并没有因此有所收敛,仍然和她老婆周新萍保持着不正当关系。2011年4月13日,当朱某刚走出小区时,就被青岛黑老大派人劫持到面包车上,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倒在身上。        青岛黑社会聂磊死刑现场

        青岛黑老大聂磊被执行注射死刑现场戒备森严,12月20日上午8时,包括聂磊在内的30名“聂磊案”犯罪嫌疑人在山东青岛胶州法院开庭审理,预计此次开庭约需两周时间。“聂磊案”因涉及的犯罪嫌疑人多达209人,将按照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性质、轻重程度,采取分庭审理的方式,全部审理完后统一判刑。据了解,第一次开庭审理的30名犯罪嫌疑人,均是“聂磊案”中的骨干分子,其中,聂磊被控十项罪名。

        检察机关起诉书称,3月27日零时许,一名高姓女子组织“新艺城夜总会”4名女青年到颐中酒店卖淫,与该酒店内“雾之花夜总会”保安因故发生争执并?打。后“新艺城夜总会”总经理助理蔡某将此事告知李姓骨干,李某指示蔡将此事汇报给聂磊或任姓骨干,蔡某联系不上聂磊,於是找到了任某。之后,任某纠集数十人,携带砍刀、棍棒等至颐中酒店大厅内,对前来消费的客人进行殴打,又至三楼夜总会,持砍刀、棍棒等对夜总会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并砸毁物品。

        行凶当天,恰逢国际某运动赛事在青岛举行,前来参加比赛的国内外运动员,均被安排入住颐中酒店。这一影响恶劣的案件引起相关部门注意,当天参与打砸的一些马仔相继落马,聂磊也进入侦查人员的视线内。

        2010年6月23日,公安部向全国通缉聂磊。两个月后,聂磊落网。同年9月7日,青岛市公安局宣布,青岛警方一举摧毁了以聂磊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聂磊及130余名成员已归案。  

       在青岛中山路一家“北方水饺”店旁,两位长期在那里摆地摊卖水果和化妆品的当地女士表示,聂磊是一个“很讲义气、很有礼貌”的男子汉,从不欺负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被打成黑社会了。

        类似的观点,在青岛市的出租车口中也能不时听到。俗话说,“没有哪个群体比出租者司机更了解一座城市。”在青岛的7天调查期间,大部分受访的出租车司机都表示,虽然以前知道聂磊的名字,但当地人并不是把他看作黑社会,而是觉得他是一个能人。

        在车牌号为鲁UT74××的出租车上,车主张师傅说,他以前是部队职工,转业后开过大客车,不管是以前还是后来,从没听说过聂磊是黑社会,只是这次聂磊出事,才从报纸上看到说聂磊是黑社会。

        另一为车牌号为鲁UT46××的出租车司机则认为,聂磊的所作所谓,根本够不上黑社会,顶多只能说是在政府官员扶持下进行了违法经营。“我更关注聂磊案背后的官府原因,如果光是杀了聂磊,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说街头巷尾的议论,还只是一种模糊的印象,住在青岛市南京路76号的郝宁和他的奶奶,则以自己的切身体会认为聂磊是“大好人”。十多年前,郝宁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不到两岁的他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一个偶然的机缘,郝宁的奶奶碰到了聂磊,后者了解情况后,二话没说,承担其了郝宁一家的生活费用。现在,郝奶奶已经几近失明,她一提起聂磊被判死刑,眼泪就刷刷地掉:“要是他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几个好人了。”

        或许正是意识到聂磊在青岛当地并没有什么民愤,青岛中院前述判决书,没有想以往很多刑事判决书那样习惯性地写上“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类的话,在长达360多页的判决书中,没有找到一处称聂磊案有“民愤”。

        司法受害者

        时光掉转到1983年的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当年刚刚15岁的聂磊,仅仅因为在街头跟着看热闹,看另外两个孩子强行索要另一个孩子的一块三毛钱,并为那个被索钱的孩子说了句公道话,就被以“抢劫罪”判刑六年。

        虽然在判刑2年多之后,经过聂磊父亲的不断申诉,当地司法机关象征性地改判为6个月拘役,并旋即释放了聂磊,但少年时遭遇冤狱的那一幕,深深地留在聂磊的脑海里,并自此扭曲了他的人生。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当年那一幕中参与强行索要钱的另一个孩子王胜闻(化名),当年不到18岁的他,现在已经为人之父,在青岛某市场默默无闻地经营着。初见记者,一提往事,他显然有些惊恐,反复安抚之后,他才镇定下来。    

        王胜闻回忆说,那次他和另一个平常在街头玩的小伙伴走在一起,看到另一个孩子朝他俩多看了几眼,年少轻狂的他们,就逼问人家为什么要看他,争吵几句之后,那个小伙伴变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比划了一下,吓得那个孩子乖乖地交出了身上的1块多钱。

        事后,孩子的家长报了案,派出所的人也上门了解,追问索要的钱之后,也就是善意提醒和批评了几句,事情就算完了。

        未料,当年8月9日,根据中央命令,全国开始严打,那起年少轻狂中干下的傻事,竟然成了严打的罪证,王胜闻最终被判8年,另一个孩子被判11年,而跟着看热闹的聂磊,也被判了6年。

        聂磊的父亲回忆说,他把聂磊送到派出所后,孩子就被扣下了,从那以后的一个多月没有音讯,直到有一天通知说开庭审判,法院不许请辩护人,聂父作为旁听人员,看着警察押着聂磊在市北区法院走了个过场,又没了下文。直到9月24日那天,聂父听旁人说起,才知道市北区开宣判大会,等他赶到现场,只能看到15岁的聂磊被挂着牌子游街示众的背影,和法院贴在墙上宣布对聂磊判刑6年的一纸告示。

        此后的聂磊被投入少管所服刑,聂父则不停地申诉,无果。一个怜悯聂父的警察劝他说,其实当时根据领导的意思,本想以流氓罪将聂磊判得更重,后来办案人员发现聂当时未满16岁,根据刑法规定,不对流氓罪负刑事责任,就改成了抢劫罪。

        2年多之后,终于有一天,有个法院的工作人员通知聂父前往法院,交给他一纸裁定,称改判聂磊拘役6个月,并旋即释放了聂磊。看到聂父依然疑惑和不服的神情,那位工作人员好言相劝道:“这次严打,连枪毙人的指标都分到了每个县和区,如果没有重刑犯,就从轻罪者中由重往轻取,直到杀够,你们家孩子没碰上这档子事,已经是万幸了。”

        聂父至今记得,当时宣布改判的时候,已经被关2年多的聂磊很是不服气,当场和法官吵了起来,认为他们即便改判,也是冤枉的。法官声色俱厉地对聂磊说:“你别嚷嚷了!这里是法制领导的社会,今天放你容易,如果你再嚣张,明天再把你抓起来也容易!”聂磊于是噤声。

        对于当年的做派,前述出租车司机张师傅称的确“打击面太大”,他回忆道,那一年,他一个同事的儿子谈恋爱,因为晚上在街头树下动手摸了对象,被巡逻人员抓获后,以流氓罪判了14年。“那时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了,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家的孩子。”张师傅说。

        而在聂磊看来,当年自己本来没干什么坏事,甚至是打抱不平帮被欺负的孩子说了句公道话,却被警察强词夺理地认为“如果不是同伙,人家干吗听你的?”并因此作为抢劫罪的同案犯判刑。

        聂父告诉记者,从那以后,聂磊总是念叨着要和警察搞好关系,没想到今天,虽然和警察搞好了关系,并积累了家业,最终却还是因为警察,眼看要把命都搭进去了。          聂磊资料简介         聂磊,山东青岛人,曾用名张泷、王鑫。出生于1967年7月17日,初中文化程度,无业。这位44岁的青岛黑老大,16岁开始就有犯罪记录。1983年9月,聂磊因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两年后改判拘役6个月。刑满释放不到一年,1986年7月因斗殴被劳动教养3年。1992年8月,再次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25岁前,聂磊已被判刑三次,2010年3月,聂磊指使多名犯罪嫌疑人持械窜至青岛市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打伤员工多人,损坏物品若干,并涉嫌贩卖毒品。2010年6月被公安通缉;2010年9月被抓获归案。2011年12月,山东黑老大聂磊在胶州法院受审;2012年3月,聂磊一审被判死刑。8月20日,二审维持原判。2013年9月17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罪犯聂磊执行了死刑。

        抢劫1.3元的少年犯

        初中毕业后,聂磊放弃了学业。时值80年代初,青岛市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刚建成不久,已小有名气,这个简陋的路边市场,常被和北京秀水街、上海城隍庙、武汉汉正街相提并论。聂磊常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在即墨路市场四处闲逛,游手好闲、道貌岸然,成了名符其实的街头小混混。一天,聂磊在街上闲逛,他看到三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在争吵:两个四方区的孩子向一个市北区浮山后的孩子索要钱财,浮山后的孩子手里只有1.35元。聂磊凑上前说,“给他留5分钱坐车,其余的我们拿走”。不久,浮山后孩子的家属和亲戚联合起来向市区大队报了警,聂磊被带到了派出所,一进门就被铐上了手铐。那时正值全国“严打”,要求大大小小的一切案件需“从重从快”处理,不让请律师。1983年9月,该案宣判:因犯抢劫罪,聂磊被判刑6年,两个四方区的孩子分别被判7年和8年。宣判后,聂磊等被命令头顶大牌子,上街游行示众。聂毓祥夫妇不断提交申述材料,两年后,聂磊被改判拘役六个月。聂毓祥还记得,在王村少管所,拿到签过字的法院判决书,聂磊冲着在场的法官大声质问:“你们原来凭什么判我有罪?!”这一年,聂磊18岁。      

        1986年,“严打”第三战役刚开始,聂磊参加了市南区南村路附近的“幸福楼”的一场斗殴,双方最终都被劳教。聂磊被判处劳动教养三年。从劳教所出来后,聂磊成为一个待业青年。看到青岛港务局在招工,聂毓祥就去找在港务局工作的同学,同学们将聂磊引荐给面试主考人员。但是面试主考人员没有将聂磊直接招入,他们严格、仔细地审查了聂磊的资料,发现聂磊有“前科”,婉拒。

        没有选择,聂磊开始在即墨路商场做服装、日用品和鞋的销售,聂磊负责销售,妹妹进货。每天晚上回来,聂毓祥帮助记账。1992年,聂磊等青岛商贩去温州进货,因争执发生斗殴,聂磊一伙人把对方一个人绑起来,掠走财物。他终因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后因在监狱工作时手臂被烫伤,保外就医。很快,聂磊由于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出狱。

        十年间,25岁的聂磊三次入狱,但与他相识的人对他的评价却出人意料:他一米八的个头,文弱书生,不太会打架,但是讲义气,朋友多,聪明冷静。这种性格使聂磊在狱中也结识了不少朋友,他们后来成为聂磊黑社会团伙的骨干。

        从鞋贩到房产商

        1995年前后,经朋友介绍,聂磊的妹妹聂卉和当时开饭店的姜元相识。据聂案起诉书,姜元在聂磊涉黑案中被列为二号人物。1997年,即墨路商场正式“退路进室”。据知情人透露,此前两年,聂磊主要精力已经不放在卖鞋和日用品上了。2000年前后,聂磊在易州路与他人合伙经营“即墨路鞋城”。此时,聂磊已积累了几十万元资金,他开始寻找其他赚钱的行当。

        20世纪90年代,受全国房地产开发热的影响,青岛房地产也异常火爆。据报道,90年代初期,青岛已经有800余家房地产开发企业。聂磊也把目光也投向了房地产业。不久,聂磊与在银行工作的刘峰玉相识。刘峰玉毕业于山东大学数学系,头脑精明。聂磊与之相识不久,就成立了青岛群力置业有限公司。在对聂磊的起诉书中,刘峰玉被列为该犯罪组织骨干成员。

        几年之后,他又成立了青岛祥隆置业公司和青岛明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还利用父亲的关系,和父亲的一位学生——青岛住宅公司的王姓负责人运作项目。聂磊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有如意小区、徐州路专家公寓楼、明珠新村、青岛火车站的如意大厦、翡翠花园别墅、悦海豪庭、市郊中型宾馆等项目。

        房地产业为聂磊积累了巨额财富。更关键的是,聂磊也成功地从默默无闻的商场小鞋贩,转型为“知名”房地产商。自此,他开始能够接触到青岛的各路头面人物。

        “聂磊公司”

        聂磊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开始涉足娱乐场所。1998年前,聂磊已经拥有“震泰游戏厅”“红星娱乐城”“福满多娱乐城”等多个游戏场所。名为游戏厅,实为赌场。

        这种景象应该没有持续太久。2000年夏天,国务院办公厅部署了在全国开展加强娱乐服务场所管理,严厉打击卖淫、嫖娼、赌博等社会丑恶现象的专项行动。同年9月,山东省公安厅原副厅长、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因属下和其在公安系统的儿子将警方扫黄行踪透露给涉案夜总会,被迫引咎辞职。不久,万国忠被“双规”,带离青岛审查,当月底,自杀身亡。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聂磊当时没有受到牵连。但万国忠事发后,“百家乐”“老虎斗”等赌具很快在聂磊的场子里消失。万国忠案后,青岛赌场一扫而空。但通过经营赌场,聂磊不仅获得大笔收入,而且进一步加强了与警界的关系。   

        涉及案件

        劣迹斑斑

        1999年7月16日,聂磊当时在中山路开办红星游乐城,有三人为安某经营的龙山游戏室发广告,来到红星游乐城,双方打了起来。当晚,聂磊得知情况后,将安某训斥后,才将被打的三人送往医院救治,后其中一人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聂磊对被害人家属进行安抚,为死者购买墓地,并向死者父母提供一套住房,每月付给他们5000元钱。

        因怀疑妻子周某与一名叫朱某的男子有不正当关系,聂磊指使几个手下,于2009年4月7日将朱某带到昌乐路一家茶楼,将其面部打伤。后来聂磊感觉到,朱某并未因此有所收敛。当年4月13日,朱某刚走出小区便被劫持至面包车上,对方把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倒在身上……

        2000年4月10日凌晨,聂磊在延吉路波尔卡迪厅娱乐时,王某等人误闯入他的包间。聂磊的手下便持枪冲进王某所在的包间,双方争执不下,这些人便朝王某开枪,击中其颈部、胸部,导致重伤。事后,聂磊命两个弟兄跟王某谈判,以赔偿25万元为条件,要求他不向公安机关报案。

        2000年10月12日凌晨3时,聂磊因怀疑青岛辉煌人间娱乐有限公司经理李某打伤了自己一名手下,指使几名弟兄驾车跟踪其至台东六路乾坤火锅城,并闯入包间,将李某强行挟持到宁夏路东段的一处山坡进行围殴,打断了对方的双腿。

        2006年12月5日,因33路公交车队停车等原因影响“新艺城夜总会”生意,聂磊指使手下殴打车队队长,伤情为轻微伤。

        2010年3月27日,犯罪嫌疑人聂磊指使多名犯罪嫌疑人持械窜至山东省青岛市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打伤员工多人,并损坏物品若干。

        2010年9月1日,“聂磊案”事发,聂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市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经市南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市南公安分局执行逮捕。同年11月30日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由市南公安分局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2011年12月20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胶州法院大法庭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聂磊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中以聂磊为首的32名被告人。

        2012年2月21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国家森在山东省两会上披露,备受关注的青岛聂磊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一案中,已有30多名“保护伞”被查处。

        2013年8月7日,公安部工作组将潜逃3年多的山东青岛聂磊涉黑组织骨干成员丁某从韩国首尔押解回青岛。此前,在韩国警务执法部门的大力协助和中国驻韩警务联络官的多方协调下,丁某被成功抓捕归案。

        一审

        2011年12月20日上午,聂磊等30人将在胶州法院上堂受审。2010年9月份,“聂磊案”相关案情公布后,庭审时间从5月推到了8月,又推迟到现在。此次先行审理的30名嫌疑人都是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整个审判过程也将达到两个星期的时间。由于此案的涉及犯罪人员多达209人,审理将采取分庭审理的方式,全部审理完后将统一判刑。一位知情人士介绍,其他涉案人员将分别由市南法院、四方法院、李沧法院等基层法院进行审理。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20日对青岛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聂磊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首要分子,依法应对该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负责,且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虽然其认罪态度较好,但综合全案罪行严重,决定不对其从轻处罚。法院最终依法判决:聂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其还犯有其他罪行,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所有财产。

        二审

        维持原判

        2012年6月1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胶州市对聂磊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组织卖淫、开设赌场、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妨害公务、非法买卖枪支、非法持有枪支、窝藏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社会各界群众及部分被告人亲属参加了旁听]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对“聂磊涉黑案”进行公开宣判,根据二审查明的犯罪事实,依法驳回聂磊等被告人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执行死刑

        2013年9月17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罪犯聂磊执行了死刑。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聂磊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并下达了对罪犯聂磊执行死刑的命令。依照法律规定,2013年9月16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安排聂磊的亲属进行了临刑会见。

乔四玩死聂磊老婆周新萍是真的吗?青岛黑社会聂磊死刑现场http://117228.com/news/LS/108.html